狂躁儿童文艺女-m-抵制一切没有美感的东西凸- -凸

♡♡♡楼主是外协的,长的丑的请绕道谢谢。。

« 06.2018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スポンサー広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12.27(Thu) 【只是廢話

存一個蔥寫的吞佛- -

我的主人完美而強大,他孤立于紅蓮之巔,純白如雪,紅艷似血,他是狂妄驕傲卻沒有溫度的冰冷火焰,帶者決然無垢的魔性永恒燃燒。我唯一而永恒的主人。感情這種低級錯誤,他不會允許在自己身上發生第二次。

我誓以我血,詛咒汝等。




我轉身遇見一個夢境,正如你轉身遇見一個江湖。

我的夢境飄零于風絲雨片之中,又掩埋于满目疮痍的湮墟之下。

你的江湖隱匿于江波燐火之下,又流落于瑟瑟蒼凉的黃沙之中。

山樓水榭風月無邊是我的夢境。

山巔水湄夕陽紅醉卻並非你的江湖。

我方要尋找你和你的江湖,卻只見你一時在此岸一時在彼岸,一時在柳樹一時在桃花,一時上九河一時下瀟湘。一路俱是迷花倚石轻云蔽月,卻唯獨不見你或你的江湖。

於是疲憊了,於是放手了,於是遺忘了。

而這時的你卻在某一個明滅之間,某一個晨昏之間,某一個天花亂墜的夢生醉死之間,某一個霜劍封喉的飛沙走石之間,帶者十丈軟紅的盡數悲涼出現在我睜眼的那一個萬劫不復的瞬間。

於是。

眼見秋水絕塵沙飛雪;

眼見千秋獨釣平生負;

眼見傾江變酒舟空渡;

眼見夢中蝴蝶終化骨;

眼見朱弦三嘆朝復暮;

眼見世事滄桑一葉枯。

於是你伸出手拂去鏡上的三千金粉,拂去夢中的朱顏白髮,拂去傳奇中的醉裏拈花,也拂下臉頰上沉重如屙的舊世繁華。

擧尊作笑,長歌當哭。

你說你的江湖長鋏已古,你的江湖殘身如露。







----------------------------------------------







我遇見你的時候芳草萋萋。

你告別你的時候斜陽慼慼。



本是白雲中魂,本是瓊瑤中仙,本是荼蘼中妖,本是桃花中孽。

合該游於塵外合該盡饗天氤。

合該輕舟無計花間住合該亂紅不記來時路。

卻為何自動繳械縛了胳膊來做人?

來做他的人。

他宮殿深沉如獄他的宮殿暗昧如牢,沒有人能看清他身邊究竟是空無一人還是兵甲森森,如同沒有人能看清你的笑容究竟是清絕若月影或是艷致似花魂。

一層紅衣披上是血,一層烏紗裹上是劫。

步步階梯便是金戈鐵馬長河落日鼓角吹寒血海黃沙。

你給他攝人心魄的驚才絕艷,你給他流風回雪的入畫江山。

而他卻是給你什麽能讓你拼卻了五百個輪回的苦痛也要如此飲鳩止渴的貪戀人間。

你臨風而笑,笑而不答。

手中一杯酒,欲飲而始終未飲。

於是讓大漠的狂風吹散你的眉眼你的裾,吹散你的長髮你的袖,吹散你命中刻骨的驕傲執著與你最初的鷺點煙汀微雨閑愁。

只留下一地香灰。

一杯酒。



酒沁入北地裏乾枯破碎的土地,便化作他夢中還未及帶你去看的巴山夜雨與秦淮煙波。

他永遠無法為你流淚,如同他永遠無法為你收拾飛散在如血殘陽下的寂寞。

只能在一曲陽関之後,徘徊于深寒如死的宮殿中如訴如泣的聲聲嘆息。

直至蠟炬成灰,飛花成燼。



将军百战声名裂。

回头万里,故人长绝。

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

悲歌未彻,料不啼清泪长啼血。

谁共我,醉明月?











----------------------------------------------------








我幾時見過你的眼,流轉者斑鳩宮裏燭火搖曳的妖媚。

我幾時見過你的眉,挑起天涯水湄処如血紅艷的玫瑰。

我幾時見過你的唇,勾出不動明王座下無從說的孤獨。

我幾時見過你的發,錯落成琵琶湖面一夜焚燒的櫻華。

我幾時見過你的人,如斯固執的守望着那個美麗到近乎罪過卻無法重演的初遇以及那個粉身碎骨的結局。

我不承認我曾見過那樣的你,那麽軟弱,那麽悲傷,那麽無的抵死糾纏,那麽虔誠的苦苦信仰,煎熬于魑魅魎魍之中被與生俱來的孤獨幾欲滅頂,在淒婉九轉之後卻只得來掩面而泣的寂寂哀音。



我不承認我曾見過那樣的你。



你依然用你永恒的時光回想你的遍體鱗傷與你與生俱來的孤獨絕望。

而我將去尋找我流落他鄉的夢境和安眠中的花朵和煙光。

爲了給你一個墳墓。

一個可以忘卻塵世苦難安靜而寂寞的沉睡的墳墓。

多年以後,或許荒涼,或許還殘留暗啞的華麗和哀傷。

而我始終站立原地。

看夜白晝相隔一瞬間。

千古洪荒。







-------------------------------------------------------







恒河沙數中。

丹染的千盞流縈明滅中。
冷然而觀。

漠然而望。



一些貪戀一些癡嗔,一些造業食果一些火宅覆身,你冷冷的觀望者那些掙紮於喧囂浮世的形容醜陋的生靈,

生來上揚的嘴角帶者高高在上的憐憫,嘲笑那些愚蠢的亙古不變的執著與癡迷。

你眉目如畵白衣貼身。

你淡淡開口。

人。



而你,高傲如斯的你,又究竟算得個什麽?

你曾佇立繁華漫天的沙羅雙樹下,你也曾駐足連焰滔天的彼岸三千里。

你孤立於紅蓮之巔,純白如雪,紅艷如血。

你是狂妄驕傲卻沒有溫度的冰冷火焰,腳踏猩紅淒卻慘烈到艷絕的無底深淵。

你的眼角是紅,你的眉梢是紅,你的指尖是紅,你的髮綫是紅,你的唇是紅你的劍是紅,你的天空是紅你的大地是紅。紅得淒似妒,紅得纏綿若蠱,紅得惶慟欲哭,紅得暴戾如毒。紅得盲瞳盲目,紅的飛揚跋扈,紅得魂竭魂枯,紅得錐心刺骨。

你睜開眼便是蓮峰九轉,天地崩裂。

你揚起劍便是血沃大地,兵荒萬年。

你金色的眼眸倒映無間盡頭永恆翻騰的業火,左眼是世間萬物與生俱來的罪,右眼是寰宇衆生無明輪回的孽,萬物衆生皆是污染你純淨火焰的罪孽,於是善與惡對你沒有意義,於是佛與魔對你沒有區別。

你只因殺戮而生,如同你的劍只為飲血而活。

苦集滅道不過只手之遮。

愛恨癡嗔不過翻掌一瞬。

斬斷虛偽的因果,享受哀豔的戰火。

不要永恆不敗的花朵,只要須臾破滅的泡沫。

然後驕傲的沉沒,失速的墜落,挾帶三界最絕麗暴烈的火與禍。

然後用神佛的姿態拈花卻微笑冶艷如魔。



立地成佛,走火入魔。

你乃般若,我乃修羅。






COMMENT

COMMENT FORM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http://ivybaby.blog88.fc2.com/tb.php/89-9c1e8734

プロフィール

Rebecca

Author:Rebecca
瀏覽分辨率 1280*800



❤❤ 向日葵想要嫁给浇花的少年。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黒ねこ時計 くろック D2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