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躁儿童文艺女-m-抵制一切没有美感的东西凸- -凸

♡♡♡楼主是外协的,长的丑的请绕道谢谢。。

« 10.2007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スポンサー広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10.29(Mon) 【未分類

仔说的

谁能十年悲苦付之一笑射落月当空,谁能把酒临风千里长歌盈泪在杯中,
谁能踏满山河千金一诺只为一相拥,谁能抛却一生倾了天下为你风情万种,是爱是痴莫非真得你不懂。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4(Sun) 【只是廢話

《琼觞》

【其實我很想告訴弄玉,這個世界上是有永恒的。

比如說,他給我說過的許多故事和過往,以及我們第一次見面的烈火燃燒的夜晚。

比如說,我們在一起近十載的回憶。

比如說,我對他無止境的感情。

他們都如此鮮活的存在于我的記憶中,我的生命中。永不散去。】







紙大的另一篇……虐文。。

我還沒看完,但是看到這里忍不住了……先摘抄個放在這兒。







我大概真的是對直面的悲痛麻木了,但是一旦有人對我笑,他身后的哀傷將無法阻擋的將我淹沒。


說白了上面這個人已經變成看悲劇笑個不停看喜劇卻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神經病了|||||||



2007.10.13(Sat) 【只是廢話

《流鶯》——若是此生我只愿愛一人,你道那會是誰?

這么犀利決絕的筆觸,喜歡。

和前幾篇不太一樣。我是說文風。抑郁,絕然。

會一直讀最后的結局,一直讀到眼淚大顆大顆的流出來……(我已經被虐瓜了。。= =)

流鶯。依然是被虐的死去活來的文。









相传世间有此痴情鸟,如莺。
若是失去所爱,便注定独守终生。
帝王将相,鸿门深宫,各怀所思,千回百转。
想当日灵庙之内你我初遇,时光数载,物事人非。
如今一个位高权重,万人之上。
一个意气风发,三千宠爱。
缘起缘灭,纠缠半生,咫尺天涯。
数度燕舞莺歌起,何时可见月常圆。
若是此生我只愿爱一人。
你道那会是谁。





最后的結局,你們永遠在一起。









明天?我看着天边细细碎碎的星光,微笑。
如果还有明天。

到底用了多少时间?我没有盘算清楚,只觉经历了一生一世。

马停下来的时候,那片经常出现在梦中的湖泊就在眼前。

我跌跌撞撞,摸索过去,发现湖边杂草之中藏有一只破烂的木伐。我把木伐轻轻一推,它便顺势流落到湖上。

缚在伐上的绳索已经腐烂不堪,浸入湖中,马上一寸寸淡化开来。
我的生命,也将在此终结。



当冰凉的湖水漫过身体的时候,我听到了歌声。

木伐轻飘飘地滑过水面,我躺在上面,身体也轻飘飘地滑过水面。

天空是一望无际的星河,点点荧火,如幻如烟。

少年说,清持,这一条命,是你欠我的。

是,为什么当初被送往河上的人不是我。为什么我总得背负罪名。

死了的话,便不会再有人为此而痛苦,也不会再有人觉得受到伤害。人生数载光阴,似箭如飞,大家匆匆对望,擦身而过,缘悭一面。

总得会在某个地方重遇吧,那个地方不会有怨,也不会有恨。人世间尚未来得及看清的人和事,在此方可细心地经营下去,人们口中传述的永远,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到底有多大的不同?生和死,不过一线之隔,生者犹死,死者犹生。  湖水渐渐浮上来,浸过眉目,我呆呆地睁着一双眼,一直沉下去……沉下去……

我死了也不会有人为我哭泣。瞧,这一湖的水,都是我眼中流下的泪。意识弥留之际,有把声音熟悉地在我耳边响起。他问我:

清持,若有来生,你愿化作何物?  

问我的人不是大王,而是司马燕玲。  

我目光盈盈,反问他:那么司马你呢?你想化作何物?

司马把我偷出灵庙,我们站在高山的泉边,看前面一片无边的花海,漫天飞絮。

年轻的司马笑得腼腆,他对我说:清持,若有来生,我愿娶你为妻。

我笑得哈哈哈,为什么要娶我为妻。我说:你错了,我的司马,下一辈子,我不愿生作女子,嫁你为妻。

年轻的司马并不生气,他妥协:清持,无论你生作何物,我都愿紧随左右,伴你永生永世。

永生永世?我问:永生永世即是多久?  

司马想了想,回答:哪一世有赵清持,哪一世便有司马燕玲。

我沉默地低下头去,司马拉起我的手,对我说:清持,跟我走,我们离开这里,永远地离开。

风起了,吹散满天满地的花瓣,我看着司马燕玲深情的目光,不能自己。

我点头,请带我离开,我说。我们逃吧,天涯海角,永远不要回头。

我的司马,我以为我得到了你,我真的这样以为。为什么我最后还是要失去?我已经抓得那么紧,告诉我,我到底是如何地失去你?

司马,你应该知道,你我注定要毁灭对方,无论有多少次来生,有多少次轮回,结局无法更改。你总是埋怨我爱得不够,那是你不明白,赵清持的心,已经去到尽头。

今生已然这般受尽折磨,怎消受得永生永世为情所苦。
倘若真有来生,也只愿化作花蝶虫鱼,飞禽鸟兽。
——誓不为人。


冰冷的湖水渗进体内,我开始意识分离,最后的记忆是灵庙那日的黄昏,有位少年误闯禁地。



  那一天的黄昏,有彩霞映照。我转过头去,看见了司马。
  想当日,灵庙之内,你我初相识,一个年少,一个无知。
  我的司马,为何你总不相信。
  此生此世,赵清持也不过只爱过一人。
  你以为那是谁?







此生此世,赵清持也不过只爱过一人。
你以为那是谁?
此生此世,赵清持也不过只爱过一人。
你以为那是谁?
此生此世,赵清持也不过只爱过一人。
你以为那是谁?
此生此世,赵清持也不过只爱过一人。
你以为那是谁?







2007.10.13(Sat) 【只是怨念。

《風流》——待君歸來時,共飲長生酒。

終于知道為什么這么多人喜歡紙大。

這篇是繼《三秋蘭》《破城》之后,又一篇最愛。

果然我還是最喜歡官場宮廷文……其次才是戲子和小倌。

因為最有韻味嘛~清新雅致,而且我就是很容易栽進去= =#


這篇也是紙大寫的比較深刻的一篇。
其實里面還有很多東西可以挖掘。





下面是一些文段。妖狐那里瞄來的,愛到不行。。看一次抽一次。。連死的心都有了。


p.s.我已經被季斐然這伙人虐成神經病了。。





【極品攻下死,做受最風流。
不是愛風塵,似被前緣誤。花落花開自有時,洗屌,又何妨。
秋意如水,雨輕風熟,名如美人面。秋意,好名。
俊爽清秀,慷慨雄豪。千年王氣,霸古今。
人生適意無南北,相逢何必曾相識。這位公子,可有興趣與在下小酌一壺羅浮春?
一葉孤舟,坐了二三個騷客,啟用四槳五帆,經過六灘七灣,歷盡八顛九簸,可嘆十分來遲。
十年寒窗,進了九八家書院,拋卻七情六欲,苦讀五經四書,考了三番二次,今天一定要中。
以退為進,棄頭銜如敝屐,看似清廉耿介之士,實則思慮長遠。
源清流潔,本盛末榮
請君試問東流水,別意與之誰短長。
但事實難料,人生無定。我們能做的,也只有逆來順受。
夢裏數行燈火,皇州依舊繁華。
橋洞觀月,十裏秦淮莫愁湖,江南絲竹,青山水兩岸濃。
那一年,少年英雄,意氣風發,不待功成固已雄。
山童負擔賣紅果,村女緣籬采碧花。一只叫碧花,另一只就叫紅果好了。
除卻當時畫眉鳥,風情許知一佳人。不是風情佳人,是畫眉張敞。
年少輕狂
“你這一去,不要給我短命在那就行了。”“就是只剩一條腿,我都要爬回來。”
壯士一去不復返哪。
如果我說我可以保護你,你信麽?
人生貴得適意爾,何能羈宦數千裏以要名爵?不如掛冠歸去。” 只思人,未思鄉
你出生的時候,你哭著,周圍的人笑著;你逝去的時候,你笑著,周圍的人哭著。出生時哭是因為孤單,逝去時笑是因為不再孤單,人生若逢知己,浮名自可拋諸腦後。
糖拌苦瓜,甜苦交加
狼心狗行之輩,滾滾當道,奴顏婢膝之徒,紛紛秉政。以致社稷丘墟,蒼生塗炭。看看這水發得,哎,蒼生塗炭。
真是匪夷所思。
別人是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大胡被蛇咬,不但不怕繩,還扒蛇皮,拆蛇鱗,吃蛇肉,燉蛇羹。
烈酒最香,毒花最美。辣得你喉嚨越痛,你越記得住它,哪怕只是小一口呢。
不是向往,是希覬。
飲酒若為解愁,怕是酒醒更殘,愁來依舊。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天下美人何其多,究竟該選哪一個?這便是我現在最大的愁。
猶記當時,玄武門前,人在馬上,登高望遠。叱咤風雲,笑傲千春。
“斐然長憶一人,這麽快就變了心?”封堯苦笑道:“ 他自是眼拙,把我認成了齊將軍。”
花無百日紅,尚有重開日。人有數載命,卻無再少年。何況,一壺難裝兩樣酒,一樹難開兩樣花。

……



天由你來撐,地由你來踏。
情生智隔,這絕對是條亙古不變的真理。斷袖迷煞人,卻也害煞人。古有董賢,今有季賢。董賢是紅顏,季賢是湯圓。董賢是鮮花,季賢是王八。
朱紅宮闕,白馬西風。江山如畫劍如虹。豪情難譴,高唱江東。
好男兒,該像磐石一樣,貫徹始終,任憑風風雨雨,不屈不撓,目空一切,傲然挺立。就像齊將軍。即便去了,也依然英姿颯爽,氣吞河山。
一直這麽認為,未曾改變。正因為齊祚是女子心中的夢,百姓心中的神,是窗外永遠觸碰不到的碧月,亂世,只會汙了他。所以,他終是回到屬於自己的地方。
月常圓,人常缺。那人沒有齊祚的英姿,豪情,赳赳桓桓。一張秀氣的臉,一顆鬼黠的心。舉步投足間,處處醞釀著妍柔風雅。眉目間流轉的,是竹枝般的婉約。沒有人不喜歡他,也沒有人能親近他。到頭來,又是人面桃花。
你讓我完成了我與他共同的願望。我們曾說,要為國家,為皇上,拋頭顱,灑熱血,成為名垂青史的忠臣良將。當年他做到了。如今,我也做到了。”

人可以失去生命,但是不可以被打倒。縱使還有一口氣在,也要維持最後一絲驕傲。

痛與幸福永遠並存,如同遊信帶給他的一切。

西湖西畔,空翠煙霏。經孤山繞道,重上白堤。一灣流水,半架石橋。
尋尋覓覓數年,走過杳杳金陵路,踏遍煙雲京華街,卻再找不到那人的蹤跡。夕陽中,兩人拱手,帶走最後一度斜暉。

客人不及他好看,相公不及他風雅。

當年,那人亦同樣坐在這個位置,衣衫披敞,眉目如畫。翹腿,側身,輕搖折扇。

那一年,同樣的景,同樣的夜。逢春,花好,月滿,人圓。滿目煙雲繁景,喧囂長街。兩人坐在長安樓閣,叫上一壺好酒,要上一碟好菜,談及官場,聊侃人生。
那人翹著二郎腿,手搖折扇,目似星輝,面如朗月:“子望,你說說看,在這京城裏生活,每日都睡不安寧,有何意義?依我看,與其車塵馬足,高官厚祿,不如在良辰美景團圓夜,行扁舟,賞垂柳。笑看人生,一世風流。”
那時,所有事都還沒發生,兩人仍未開始。子望點頭稱是,敷衍過關。如今看來,確是如此。
與其車塵馬足,高官厚祿,不如行扁舟,賞垂柳。笑看人生,一世風流。

不是愛風塵,似是前緣誤。花開話落自有時,總東君主。去也終須去,住也如和何住!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

……




你看遠山含笑水長流。



待君歸來時,共飲長生酒。




2007.10.06(Sat) 【只是廢話

依然是秦淮

【秦淮。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

直到他再次喊我,我清楚地听见那好听的嗓音,他说秦淮。  

真的是你吗,秦淮。
    
秦淮秦淮秦淮,从前的时候,你是不是一直这样…唤我的名字呢? 

我傻在那。

那些春天里被花朵埋葬了的阳光,满眼里明媚的晴空,我那些不该记得的过往,真得从来不曾忘记。】




【那光灿的天幕里正变化着饕餮斑斓的色彩,流离的色彩旋转的花样,然而在这一刻,却都不及李皓正看着我笑着的,眼睛明亮。】





【李皓。李皓。
我有那么多不堪回首的事,还有那些不能忘却又不能铭记的人。
却只有你小心翼翼各处维护,视我为珍宝。】

看到这里,有感慨..。
其实也真的很喜欢九,有点温情的男人。不放纵。有担当。
宝是不可能从之前的生活状态中释放出来的。
他不会。他不懂。
就算这世上谁都不再作践他,他也会自己作践自己。因为有些伤害注定是要永远背负的,是吧。
可为什么不稍微的看看太阳呢。像他之前,不也在期待温暖吗。
有时候我们不是不爱,是生活把爱蒙蔽了。
光阴流逝,世事湍腾。
能给让自己内心暖起来的人,要留住他。



————8月25日評論

永遠封存。


プロフィール

Rebecca

Author:Rebecca
瀏覽分辨率 1280*800



❤❤ 向日葵想要嫁给浇花的少年。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黒ねこ時計 くろック D2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